首席評論
  □何龍
  現代快報昨天刊登一篇題為《中國留學生“燒包”消費驚獃美國人》的報道。報道說,在美國俄勒岡大學,中國留學生的“燒包”式消費讓當地人吃驚。
  中國留學生是如何令人吃驚的?當地《紀事衛報》是這樣描述的:學校停車場上,眾多養眼豪車,有賓利、蘭博基尼和阿斯頓馬丁,還有數不清的寶馬和奔馳。這些名車的主人很年輕,多是中國的“富二代”。這些學生踴躍購買豪車,甚至帶動了豪車市場。
  “燒包”是中國北方方言,意思是“有點錢總想花出去”。在北京話里,“燒包”有時被簡化為“燒”,用以諷刺有的人因有錢而不知所措。
  與錢多到可以隨便“燒”同樣形象的,還有近年十分流行的“土豪”。“土豪”者,一邊是“土”,一邊是“豪”,生動地刻畫了一些富人土氣兼豪氣的情狀。
  在改革開放的初期,我們就聽到這樣的傳說,某地一個“先富起來”的人為了顯示優越感,就在樓上往街上拋撒人民幣,然後俯視街上的人爭相搶錢,從中獲得快感。
  近年來,我們又不時看到百萬徵婚、百萬殯葬、千萬嫁女、用錢疊成花求婚、用錢作為宴席中的一道“菜”等新聞。在福建晉江,先後有兩個富豪為女兒辦嫁妝,一個送禮金達1.4億元人民幣,一個辦嫁妝高達2億多元,其中包括1億元現金、價值1億元的股票以及一棟大別墅、一輛勞斯萊斯和一輛奔馳等。有人因此說“搶銀行不如娶富豪的姑娘”。前不久,有人在網上貼出福建泉州新娘身穿“重金”嫁妝的圖片,被網民稱為這是“殉葬品的節奏”……
  宋人葉夢得用“凡有井水處,即能歌柳詞”來形容柳永詩詞的流行,現在可以套用這句話的格式說:“有中國富人處,即能見排場。”在世界各地奢侈品店和高檔消費場所,都能見到中國富豪的身影。
  但揮金如土的中國富豪在遇到慈善時卻豪氣全無:蓋茨和巴菲特曾共同邀請中國前50位富豪參加一個慈善晚宴,其中大約三分之一的人拒絕了邀請。
  然而在美國富豪面前,中國富翁再怎麼闊綽也是“小巫見大巫”。美國人被中國留學生的“燒包”消費驚獃了,並非被這些留學生的財富驚獃了,而是被他們示威式消費驚獃了,因為這種奢侈與美國學校的風格和價值觀格格不入。
  在經歷過“一窮二白”的歷史之後,如今中國人正在惡補“財富課”,富豪們的炫富還能招來艷羡的目光。但這樣的行為出現在美國,特別是美國校園,招來的則不是羡慕的目光,而是“驚獃”之後的鄙夷。
  所謂“暴發戶”,是指那些因機緣巧合或敢闖敢拼而突然發財的人。這種人的財富崛起與文化積累往往不成比例,通常被形容為“窮得只剩下錢了”。他們以排場消費的自豪掩蓋著文化貧困的自卑。他們能給予下一代的,也只有金錢財富。
  數年之前,在網上流行過“等我有了錢”的段子,其中有這樣的話:“等我有了錢,飛機買兩架,一架白天飛,一架晚上飛。等我有了錢,泳池建兩個,一個洗頭,一個洗腳。等我有了錢,老婆娶兩個,一個白天用,一個晚上用。等我有了錢,別墅蓋兩棟,一棟住人,一棟養豬……”
  這些話看似開玩笑,卻透露出潛在的價值觀。如果這種“萬物錢為首”的價值觀還要發酵下去,那麼將來兩棟別墅就不是一棟住人,一棟養豬,而是兩棟都養豬了……
  (作者是本報首席評論員)
  何龍  (原標題:中國留學生“燒包”為何驚獃美國人)
創作者介紹

annual

hf22hfakw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