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之光
  北京的七月驕陽似火,此刻是周末下午三點,我在家裡回憶著上海交大傳媒領袖大講堂的盛況。今年是第五屆,學弟學妹們上課的盛況亦如當年的我們,如飢似渴地聽著前輩們的精彩演講,求知欲望
  我是第二屆的大講堂賞,儘管距我們聆聽傳媒領袖的課已過去三年,昔日的講堂生活卻如昨天般在眼前呈現第一天的開場嘉賓是趙啟正老師,趙老師演講完後,大家爭先恐後的爭取為數不多的提問機會,希望與這位前政協新聞發言人對話。印象中第三個問題的爭搶進入白熱化階段,一個高高的同學自告奮勇地站起來,他叫趙俊琦,第一財經的電臺主持人。作為仍在校園苦讀的新聞學子,絕大多數都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業界精英。每一堂課都猶如一次新聞發佈會,臺上的老師是新聞發言人,臺下的我們猶如記者們在爭取寶貴的提問機會。短短兩周的課程里,我搶到過兩次提問機會,一次是秦朔先生,我對秦先生的提問有點尖銳,問的是關於第一財經記者收受紅包的事,秦先生有點不悅。另一次是胡錫進先生,那次搶到提問機會我頗感意外,因為我坐在最後一排,我問了有關複雜中國的問題。
  除了結識名師,傳媒領袖大講堂亦是結交朋友的平臺。大講堂舉辦五年來,主辦方一直為學員們提供免費住宿,兩人一間,和我的住的是來自中山大學的朋友,小我三屆的王瓊慧。自從住進的第一天起我就覺得這小姑娘特別不俗。瓊慧多次參加學術活動,在學院里成績名列前茅,如此優秀的姑娘卻有著凡事求完美的輕微焦慮症。忘記了具體是哪一天,瓊慧知道了自己的期末成績,比預期低了些,一個人伏在陽臺上黯然神傷,我安慰了她一會,三年了,具體說過的話我忘了,她卻一直記得。大講堂結業分別後,我們一直保持聯繫,每次的祝福語特讓人感動,說我是她的貴人,曾幫她解開心結。人生往往是這樣,一個人不經意的行動卻能成他人終生銘記的恩德。2012年底,瓊慧來北京參加比賽,她特意給我帶來了廣州的廣式臘腸。此外,我見到了曾一起奮鬥上海交大的研友朱衛東,新認識了人文藝術學院的王芳,還有來自上海師大的徐偲驌。偲驌是個特別努力上進的男孩,他當時大三,準備考研,由於我兩次報考上海交大均敗北,我建議偲驌避開熱門的媒體與設計學院,選擇人文藝術研究院,沒想到偲驌聽從了我的建議,2012年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人文藝術研究院。由此我得到了今生最高的稱呼,偲驌叫我貴人姐姐,想想特有意思。偲驌讀研後保持高昂的學習勁頭,努力寫論文參加學術論文,每當發論文或拿獎學金後,偲驌都會向我報喜。今年初我去上海,偲驌與我還見了一面,請我吃了一頓飯。
  兩周的學習時光,心頭的萬語千言集結於筆頭的點滴文字。傳媒領袖大講堂或許是我學生生涯中參加的最後一次學術活動,課堂結業後,我過了個愉快的暑假。開學便開始忙畢業的事,寫論文,找工作,最終進入網絡公司擔任產品經理。產品經理是完全不同於新聞採編的工作崗位,每天與設計、開發、測試等,偶爾外出談合作;傳媒領袖或許是我學習新聞傳播生涯中學習採訪提問的最後演練。無論從事職業,傳媒領袖大講堂的學習經歷都是人生的一筆寶貴財富;無論人在何方,我們都要為心中的夢想之光燃起熊熊火焰。
  劉芬
  2014年7月13日寫於北京
(編輯:SN009)
創作者介紹

annual

hf22hfakw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